卫星通信应集成海军的窄带能力、空军与陆军的宽带能力

[据美国航天新闻网2015年1月12日报道] 4.卫星通信方式的变革
从操作角度讲,卫星通信应集成海军的窄带能力、空军与陆军的宽带能力,空军的受保护能力,以及商业能力。空军需要集成上述所有能力,才能在危机四伏的太空环境中转换信道,以及频率。空军一直在朝此方向努力,国会建议空军成立专门部队,负责上述能力的获取。
最后一批宽带全球卫星通信卫星研制完成后,空军计划对整个宽带进行分析。候选方案将从以下角度评估获取宽带通信的可行性:商业能力、商业模式、长期租赁、从不同地点获取。在2017财年预算中,空军将就此公布若干计划,但这些计划并不局限于传统模式。
5.其他计划
增强高轨太空态势感知能力。空军正对两颗“地球同步轨道太空态势感知计划”卫星进行在轨测试,预计数月之后,GSSAP可完全投入运行。2016年,空军将再发射两颗GSSAP卫星入轨。
推广寄宿有效载荷解决方案。空军已在红外方面实施寄宿有效载荷方案。在通信和态势感知方面也在考虑实施。空军已签约专用运载器实施HoPS。
确定最后一颗国防气象卫星发射。未来数月空军将就最后一颗国防气象卫星的发射做出决定。目前,国防部与政府行政部门正在协商研究何去何从。
GPS 3 卫星有效载荷研制情况。初始能力已交付洛·马公司,正被集成到GPS
3的第一次飞行任务中,现已通过初始测试,一切进展顺利。衡量成功的标准是初始能力发挥功用,接着后续有效载荷能与批量生产的卫星集成。空军的有效载荷具有竞争力,还将研制数字有效载荷。(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
贾平 许红英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5-2020 新澳门浦京网址娱乐场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