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现在民航基本上压力很大

梁文道:说到高铁为什么要减速,有这么一个说法,说是怕跟民航竞争,认为限制它的市场,为什么,你算算看,假如京沪高铁开通,速度这么高的话,其实跟搭飞机,搭民航机是差不多的。

许子东:现在是5个小时是吧?

梁文道:对,所以现在民航基本上压力很大,现在最怕高铁的是谁,不是一些担心安全的老百姓,或者是说怕它票价贵,怕的是什么,就是民航企业,这些机构它们就担心,你高铁一弄好,那我们这飞机谁坐,因为事实上你之前是看到有先例的,比方说像欧洲,欧洲现在几个城市之间的航班很少人坐,为什么,因为欧洲的铁路网太好,我们去欧洲,基本上就是铁路。

许子东:欧洲内陆飞机有时候可以买到很便宜。

梁文道:对,很便宜,就是因为铁路太方便,说伦敦去巴黎哪有人搭飞机的,都直接过隧道过去了。然后你再看美国,美国为什么高铁一直难搞呢,有人是说这是因为美国太依赖航空,它这个压力会很大,它整个航空业就不愿你发展这个铁路,所以今天中国也面对这个问题,就是高铁跟空运是有竞争在这里的,所以它可能想的就是让高铁先缓一缓,给民航一个转型跟喘息的时间,有这么一个说法。

马家辉:很体贴的。

许子东:如果是说最善良的发展的话,良性互动的话,它倒是一个契机可以促使民航改善,因为现在高铁总体的时间还是比飞机,尤其北京上海之间,北京上海的飞机还是两个小时,就算扣掉两边机场大概四个小时,但问题是你知道准点是不正常的。

梁文道:你说到重点了。

许子东:你上了飞机以后,它会告诉你空中管制,据说中国的领空开放的很少,军事用的很大,这跟美国的领空很不一样。

梁文道:跟全世界都不一样。

许子东:所以你要说航空公司吧,航空公司说不是我的责任,是机场不让我飞,你问机场吧,机场说不是我的责任,这是空中管制的责任,要么是对面天气下大雨,要么就是空中管制,所以乘客在这方面,我一直觉得如果以此来为一个契机,把这个环节,每一个环节,到底环节出在哪个部门,我爱祖国的蓝天,当然蓝天为人民服务嘛,怎么样最重要的军事调动,当然最重要,南海现在越南要来欺负我们了,菲律宾来搞我们了,那这个调动你去调,我们坐在这里干等也没问题,但是如果你不是这么重要的,不知道什么事情,你知道中国现在的航空到了一个什么地步,你知道中国现在坐飞机一年多少人吗,你想不到,1980年的时候两三百万,现在是两亿多。

马家辉:你说一年算起来?

许子东:对,全世界第二大航空国,你能想象中国十二亿十三亿人,六个人里面就有一个坐飞机。

梁文道:这是人次。

许子东:这是人次,你想所以每天七八十万的人在坐飞机。

马家辉:你不能这样比,因为中国这么大,等于欧洲十多个国家,二十个国家,那当然人次加起来很多。

许子东:另外很大的印度,那个航空量等于香港。

马家辉:它的经济规模不一样,重点在于说中国除了说经常误点以外,令人生气,我在中国飞来飞去的其中一个最愤怒的地方在于说,飞机场所提供的餐饮服务,我觉得全世界最糟糕的。

许子东:他还计较这个。

梁文道:我能准点就很高兴了。

马家辉:这两个是相关的。

梁文道:是因为误点,所以得在机场待着。

马家辉:然后你去任何飞机场,包括上海,你就发现通常这么大的飞机场,北京比较好,首都机场,上海这么大的,别说其他南京什么的,那么大的飞机场,通常只有一家两家餐厅,你就明白一定是垄断的,然后里面的咖啡卖八十八块钱人民币,等于一百多块港币。

许子东:蓝山咖啡。

马家辉:普通咖啡,比香港半岛酒店的咖啡还贵,绝对是全世界最贵的咖啡,每一次我坐在中国的飞机场,我就觉得。

梁文道:你用想象力,把它想象成是在半岛酒店里面坐着喝这杯咖啡。

马家辉:重点不一样,我在半岛酒店的话,服务员还过来,Sir,跟我微笑,对我鞠躬,在这里,喝什么,就这样的,给了一百块港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凤凰会官网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